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 行业动态

五千年历史,将自然捧在手心

2017-04-11 15:04:34点击:

有钱人穿绫罗绸缎使肌肤丝滑,

平常人家穿布衣棉麻使肌肤透气,

从古至今,无论怎样昂贵或朴素的织物,

都离不开染色这一工序。

毋庸置疑,

草木染如其名,使用天然的植物进行上色。

若要追溯历史,

可追溯到新石器时代。

漫山遍野花果的根、茎、叶、皮,

皆可使用温水浸渍来提取染液。

从夏朝使用蓝草进行染色到周朝成熟的工艺,

到栀子、茜草、苏木、蓼蓝、冻绿、胡桃等,

再到散落唐诗宋词中的优美辞藻,

草木染,不仅是传统的古法技艺,

更是华夏五千年最华美的文化之一。


匠心之工 | 天地人,出世与入世的智慧


对于草木染的工艺,

从古至今,一般只靠口口相传,

也唯有极具天赋的匠人,

才能把这种古法技艺发扬到极致。

3.png

从前慢,慢到一生只爱一个人,

从前慢,慢到染一匹布需耗费12个月。

这种慢,是手艺人的马拉松,

带有耐心与期许,

让一匹布慢慢浸透在草木之水,

草木之色点点渗透于洁白的织物。

4.png

即便是最单纯的复染技法,

每一道的染色工序都极需耐心。

一染谓縓(quán)、再染谓赪(chēng)、三染谓纁(xūn)、

五入为緅(zōu)、七入为缁(

从无色至浅再至深,

层层浸染,

让洁白的织物有了人生意味。



自然色 | 不仅自然,更是天地万物之道


在常人看来,

草木染,表面上是植物与织物的秘色,

在匠人看来,

是自然与天地万物之间的和谐艺术。

是土地对人类的无私给予,

是人类对自然的本能亲近,

才让草木染在中华数千年文化之中熠熠生辉。


取材山川大地,

因时间、气候、地域各种因素,

萃取的染液呈现不同色泽,

没有绝对的重复,

正如世界没有第二个你。



植物染是最美最自然的色彩,与其说是与化学染色抗争,不如说是与批量生产千篇一律的工业文明相抗争,

美丽需要时间的沉淀,手作体现着我们的心声。